服务热线:

公司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疫情中旅游大国的萧条与阳光

来源:新华社 编辑: 时间:2020/07/29

  眼下本该是旅行旺季,曼谷城却空空荡荡。婉斯卡一大早就驾着她的绿色小车,“畅行”在从前拥堵的曼谷街头,成为这座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的特殊身影。

  为操控疫情,曼谷的商场先后封闭。婉斯卡也封闭了她运营的服装店。本该赋闲在家,她现在却在几个制衣厂间奔波,将一箱箱布口罩寄往曼谷周边和外府的医院。

  “疫情来了,我早就没生意了。与其闲着,还不如为他人做点事情。”她告知记者。“看到许多医院,尤其是外府的,口罩紧缺,我就想捐口罩。但现在市面上很难找到医用口罩了,于是就联络制衣厂,掏钱让他们缝制布口罩,总比没有好。”

  3月以来,泰国迎来疫情爆发期,累计确诊人数超越2500例,疫情蔓延至全国77个府中的68个。泰国店面已难买到口罩。医护前哨防疫物资更是紧缺。

  “不知疫情何时会完毕,我最忧虑的是久而久之,不知会有多少人丢饭碗。”婉斯卡皱着眉头说。

  中文导游惠杰正是许多已“丢饭碗”的泰国人之一。她曾经每个月能接四五个旅行团,最近这两个月则陷入了多年未曾有过的赋闲状况。

  “现在只能在网上找点翻译做。”她苦闷地说。“但连翻译活都难找了。”

  为了削减输入型病例,泰国民航局4月初发布命令,暂时制止一切国家的客运航班入境泰国。目前来泰外国游客已简直归零。

  泰国旅行和体育部估计,若疫情在7月前完毕,本年全年赴泰的外国游客将同比削减32%。旅行从业者都将遭到严峻冲击。为了帮扶赋闲者,泰国政府3月底经过总额为500亿泰铢(约合108亿元人民币)的预算案方案,将从4月开端接连3个月为每位赋闲者发放5000泰铢(约合1080元人民币)救济金。

  惠杰告知记者,虽然契合条件,她也不计划申领救济金。“比起许多家在乡间的按摩师、旅行车司机等危在旦夕的人们,我家在曼谷,会中文,能找到兼职。”她说。“这些钱应该留给更有需求的人。”

  4月的第一天,在旅行胜地普吉岛上运营游艇公司的甘丝妮解散了手下25名职工,把遣散费分到了他们手上。

  出乎她预料的是,这些简直没有存款、也不知何时能复工的职工连路费都没要。“比起要一时的遣散费,咱们更期望公司能撑下去,咱们都不简单。从头开业时咱们必定再回来。”老船长带着船员,把遣散费原封不动地还给老板娘。

  到12日,普吉府累计确诊176例,这个人口仅40万的府成为泰国新冠肺炎感染率最高的区域。

  空无一人的码头上,停靠着甘丝妮的4艘游艇。现在无事可做,她开端与酒店、旅行社老板等旅行从业者树立谈天群,搜集口罩及其他防护物资,送去各大医院。

  她说自己所做的微乎其微。“疫情来势汹汹,咱们相互扶持,让我有了撑下去的决心。”(记者陈家宝)